Neus Zapata:"在巴特罗之家的每次修复中,都会发现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

Neus Zapata从事修复工作已有32年。自90年代以来,她与合作伙伴共同经营一家保护和修复公司(ECRA S.L.),目前她正面临着职业生涯中最激动人心的挑战之一:巴特罗之家的主楼修复。

巴特罗之家的修复工作对你而言意味着什么?现在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我公司多年来一直在巴特罗之家工作,而现在有许多挑战要面对。除此之外,我对这栋房屋有特殊的情感。小时候,我跟父母时常开车经过,它的立面非常吸引我。当时对我来说它就像一个玩具。从前阳台是黑色的,而且有著怪异的外观。它让我着迷。

你的日常工作是怎么样的?我通常都在第一线。即使我有一家公司并且有合作伙伴,我几乎总是以修复者的身份工作。身处工程中非常重要:可以让你建立工作节奏、好好制定计划、解决不可预见的事件…这样以来,一切都会变得更加顺畅。


一般的修复过程为何?
第一件事是寻找相关信息:搜索信息、拍摄该区域的照片并有个变更地图,也就是说,可以在其中指定表面或修复对象的所有缺陷的地图。 

然后呢? 我们诊断建筑物在外观层面的缺陷,然后我们提出修复建议。通常你必须进行分析,但你必须知道寻找的是什么。分析是对问题的回答。因此,首先必须想你的疑问、假设是什么。

像探长一样工作就是啊!然后是清洁过程。随着时间的推移,必须清理粗糙的表面。就立面而言,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我们在巴塞罗那,一个靠近海边而且有污染的城市。必须考虑到我们的首要任务是保护而不是修复,这意味着要进行预防性保护。材料必须处于良好状态,清洁可防止变质。吸掉表面灰尘这样简单的事情可以是材料在更好的条件下被保存起来。

再来呢?然后,如有必要,进行体积的原状恢复;也就是说,恢修复随著时间而失去的体积。最后,就是色彩的修复。通常颜色与原始颜色不符,因此必须对此进行调整。然后是巩固和保护。有时需要使用特定产品保护修复的物体,以避免原件变质。

我们的首要任务是保护而不是修复

那么你们在巴特罗之家正在进行的是?我们现在正在修复主楼的灰泥。经过几次勘鉴,我们发现隐藏在不同油漆层下的原始灰泥。墙壁会说话。当你把油漆去除时,就会发现其中隐藏的信息。

你能告诉我们关于灰泥的更多信息吗?
灰泥是一种墙壁粉刷,可以有很多不同类型的成果。通常以手工完成并有2层。第一层是石灰、沙子,有时还含有一些大理石粉尘。第二层通常是用石灰和非常细的大理石粉尘制成的。但主楼的灰泥非常特别:它不均匀,显示出微妙的颜色退化,每个房间都有所不同。房屋侧边的房间有更多朴实和粉红色的颜色。然而,在俯瞰格拉西亚大道的中央房间,则以蓝色和灰色调为主。实际上,原始的墙壁色调比现在的更浅。 


那么采取了哪些步骤来修复它呢?
首先,用尖刀进行清洗,然后进行化学清洗。清洁表面后清除废物。最后就是修复了,虽然在复制了原来的灰泥之前必须进行不同的测试。专家粉刷匠已对其进行了分析,执行技术仍然是一个谜,尽管我们可以想象得出来。

这次修复还有什么其他的挑战吗?
主要是尽量减少对访客参观的影响,并与工程协调。巴特罗之家仍处于开放状态,还有其他工程正在进行中,这使你要非常注意执行时间,并且要有非常紧张的时间表。

而且你们在很小的空间里工作。
是的!有时候我们是6个人在一个小房间里工作,这并不容易。幸运的是,他们对这里有很高的参与感,也非常了解高迪,并且参与过其他修复工作。我们非常乐在工作当中。这很专业,而且很累人!我们这些致力于世界遗产工作的人们很辛苦,但也很欣慰。这是非常有回报的。

你以前在高迪的作品工作过吗?
有,很多:桂尔宮、桂尔纺织村、桂尔公园…我还曾在圣保罗医院的梅瑟馆和位在阿尔亨托纳的普意居的夏日别墅,还有许多其他作品工作过。但是这间房屋极为特别。我很享受在这里工作。在巴特罗的每次修复中,都会发现令人难以置信的东西,总有新事物、隐藏的东西…我已经在高迪的很多作品工作过,但在这间房子里,给了他自由的空间来发挥,也看得出来他很享受。在所有事物中都可以看得出来:颜色、形状、光…如果你将其与其他作品相比,这是非常不同的。高迪在这里是非常幸福的!